樱桃影视app免费版下载

乔巡抚的话虽然说的快,却分量十足,就像是一块大石头砸在两人心上,差点把心脏爆掉。

盛姨娘和邵姨娘激动地抱在一起哭,眼泪鼻涕糊一身。

乔巡抚皱眉看着两人,有些不耐烦了,甚至伸手往她们袖子里摸。

“快,把金叶子给我!”

盛姨娘赶紧把眼泪擦了,尽量忽视狂乱的心跳,闭眼深吸口气,强自镇定下来。

“老爷,这么多年,你明知他们俩还活着,却不告诉我们,你好狠的心,你可知把我们折磨的有多痛苦!”

邵姨娘的目光也有些凶狠,一想到自己的儿子明明还活着,而且就在不远处,却生生分离了十年,一次面都没见,就恨不能把眼前这人咬死。

“是啊,老爷,你太让人心寒了!你怎么能这样!你为了荣华富贵,卖子求荣,害的我们骨头分离,你竟一点愧疚都没有!你还是人吗!”

两人骂完之后,十分默契地开始动手,拳头往他身上招呼。

乔巡抚被两人胡搅蛮缠着,气得头顶冒烟,一手一个扭住手腕,目光恶狠狠的。

“贱人!要不是因为我卖子求荣,你们能过上现在的日子吗?我这都是为了大家!

不要忘了,不是我一个人在享受荣华富贵,你们也在享受!

深秋里一抹红的性感

你们能穿金戴银,能够吃山珍海味,都是我的功劳,别得了便宜还不知感恩!

不要说的自己多委屈!大家半斤八两!再敢胡搅蛮缠,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!”

说到这里,从怀里摸出一把匕首,在两人跟前晃了晃。

盛姨娘和邵姨娘被他的话震慑,心里难受的要是,愧疚,痛恨,自责,各种复杂感情交织。

眼前银光闪烁,乔巡抚的眼睛已经变成猩红色,她们十分确定,若是不交出钱财,他真能干得出来。

两人哆哆嗦嗦,赶紧把金叶子都摸出来交给他,反正现在知道儿子和女儿的下落了,他也没什么用了,还是不要惹毛他比较好。

丧家之犬最凶恶。

乔巡抚拿到两人的金叶子,塞进衣服里,又威胁了几句,以后要按时给他送钱什么的,才爬下马车。

他笑嘻嘻地摸着鼓囊囊的腰间,正想着要去哪里大吃大喝一顿,面前黑影一闪,胸前一痛,人已经倒飞而出。

噗通——

乔巡抚撞在马车上,吐出一口血,身体掉在地上,目眦欲裂地盯着眼前的黑衣人。

马车里的盛姨娘和邵姨娘察觉到马车的剧烈震动,吓得从里面爬出来,然后就看到了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乔巡抚。

视线在他流血的嘴角扫过,心脏一缩,捂住了嘴。

乔巡抚又吐出一口血,双手撑地,抬起上半身,狠厉的目光射向两人,能把人凌迟了。

“贱人!你们算计我!”

两人同时摇头否认,目光看向陌生的黑衣人,吓得瑟瑟打斗。

“我们没见过他,根本不知道他是谁,又为何出现在这里。”

乔巡抚见两人视线满含恐惧,不像是说谎的样子,这才看向黑衣人。

“你是谁?为何要……”

他的话还未说完,面前的黑影又是一闪,转眼间已到近前,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乔巡抚察觉到他的杀意,身体抖成了秋天的落叶,裤子湿了半截。

“不、不要杀我……”

黑衣人嫌恶地看他一眼,毫不犹豫地抬手,在他后颈上一砍。

乔巡抚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黑衣人一手拎起他,往马车里一丢,然后看向两个女人,声音冷的像冰渣。

“进去。”

两人抖若筛糠,互相搀扶着爬了进去。

马车重新行驶起来,从林中穿梭而过。

商落城,巡抚府。

独孤雪娇坐在窗前,看着外面圆圆的月亮,面上略带伤感。

黎艮端着药膳走进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忍不住拧了眉头。

“小姐,窗边寒凉,说过多少次了,赏月可以,赏景也可以,但一定要披着毯子。”

虽然黎艮没来她身边多久,但独孤雪娇已经适应了她的教训。

有时候觉得黎艮就像是沈夫人,只不过是严厉版沈夫人,一板一眼,不怎么笑,神情十分严肃,最喜欢面无表情地说要扎人的话。

独孤雪娇却不觉得害怕,反而觉得这样的她很可爱,不管她怎么训斥,都笑嘻嘻的。

她有时候会反思一下,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。

“知道了,黎艮你年纪还那么小,可给人的感觉就像个老婆婆。”

黎艮把药膳放在一侧的小桌子上,又拿来一张毛毯,把她裹的严严实实,这才抱着双臂看她。

“小姐这是在夸奖我吗?”

独孤雪娇:……

你厉害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她嘴角勾起,讨好一笑。

“别生气了,我不是故意的,只是看着月亮,突然有些想家了,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吧。”

说到这里,话中又带了苦涩。

新年,本应该是一家团聚的时候。

黎艮倒是对过新年没什么特别的期盼,对她一个天天宅在屋里研究药材的人来说,哪天都是一样的。

“嗯,刚刚看到府里的下人在贴门神,已经开始准备迎新了。”

一边说着,将药膳端起,递到她手上。

独孤雪娇吃了一口,暖了暖胃,才重新开口。

“我二嫂怀了宝宝,算算时间,还有三个多月就要生了,也不知能不能赶回去,二哥一定很焦急吧,这是我们独孤府的第二个小孩子呢,万众期待。”

说到这里,想到金珠的模样,忍不住有些想笑,又有些酸涩。

“二嫂那人一向对自己好,肯定不会让自己受罪的,再加上元宝山庄一庄子人都疼她,吃喝用度都是最好的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,就怕孕吐反应太强烈,吃什么都没用……”

黎艮站在边上一言不发,只静静地听她念叨,原本是个话不多的人,今天却把家里的几个女人都念叨了一遍,看来是真的想家了。

等到独孤雪娇把沈夫人三人念叨一遍,碗里的药膳也见底了。

“啊,今天也不知怎么了,话多了些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